一位母亲的自述:彻底颠覆“打是亲,骂是爱”

作者:雪儿,生于70年代,会计师,作为一个14岁男孩的母亲,亲历了孩子成长的每一步,孩子成长的点点滴滴都在她的记忆力,她爱孩子胜于爱自己,可迷惘于怎样爱才是真的爱孩子, 故而一直致力于学习爱与教育。
 

        董老师对人性了解的如此之深。“打是亲,骂是爱”在中国是一个几千年不变的、“颠扑不破”的真理,也是目前绝大多数家长“百用不爽”,用之不爽仍百用的教子方法。而董老师在一夜之间彻底改变了训练营家长们的观念。
 
        董老师设计了一个每一位家长都参与的活动,活动内容是他设计的一种情境:家长在单位或是在工作中被上司臭骂,或是遇到了极大的困难,非常的懊恼,心情非常不好。这时孩子的老师打来了电话:你儿子在学校的表现实在太差,快领回家算了,老师的语言也十分难听,这个时候你实在忍无可忍,你愤怒了,这个小兔崽子,你恨不得一下子揪住他,终于等你带着怒火回到家时,推开家门,看到儿子象没事人一样,跷着腿、吃着零食,把家里搞得
乱七八糟。这个时候,你会怎么样?一定是口无遮拦,破口大骂,语言极尽恶毒之能事,这个时候你已经忘了今天倒底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不停的想起平日孩子都干了些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,全都抖落出来,你已经失去了理智。甚至有很多家长动了手。
 
        你都骂了什么?那么今天在这里,两个人对搭档,一个做孩子,单腿跪地,仰着头听家长的训斥;一个做家长,把你平日骂孩子的本事都拿出来,发泄你全部的不满。
 
        灯光暗下来了,董老师就是那个可恶的上司,他在黑暗中唤起了你对那个可恶的人的全部感觉,他羞辱了你,同时孩子的家长也来告状。有很多人开始骂起孩子,边骂边哭,被骂的“孩子”开始哭。
 
        我被这种场面震撼了,我的心开始发颤,可是我和我的搭裆没有“表演”。她告诉我,她很久没有做这样的事了,她是第二次来家长训练营,第一次训练完之后,她再也没有打骂过孩子,也不愿再回首这样的方式,对她来说是一种痛苦,即使是表演,她都不愿去做!
 
        我也是,我不由得拉紧她的手,虽然我们认识仅仅半天,但同样的感情让我们用握紧的手传递着心中的感觉:我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最爱的孩子,因为我们曾经也有过这样的“暴行”,我们曾经都深深的为自己对孩子的伤害忏悔不已,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。
 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我们结束了一天的训练,此情此景,像是在我们的头脑中掀起了海啸,离开会场回家的路上,一位家长用沙哑而激动的嗓音问我哭了没,她说她哭了,为她的孩子而哭(我们知道平日里她是位刚强的母亲)。她就是董老师表演的那样教训她儿子的,而且有过之无不及,然后她开始控诉自己的所作所为。不停的说,不停的忏悔啊。我不知该怎么劝她。我想不用劝她,今天夜里她知道自己错了。
 
  躺在床上,我辗转反侧,以前和儿子相处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挥之不去。今夜有多少训练营的家长会轻轻的走到孩子的床边,默默的看着孩子,想想自己的暴行,黯然泪下;又有多少训练营的家长会想起孩子往日里的可爱与懂事,越发的悔恨与自责而不能入睡。
 
  就这样,第二天一大早,家长们带着惺忪的睡眼与疲倦的皱纹,急切的踏进了训练营的会场。第一件事就是开家庭会议,每个人都谈谈自己昨晚上的感受。
 
  每个人都有话要说,我的天使(后来才知道),一个不是很健谈的母亲,用发颤的声音讲述自己昨晚上的感觉:平常对待自己儿子是多么的苛责,其实儿子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小男子汉,孩子的爸爸不在家时,妈妈太害怕而有了幻觉,感觉有人进了家里,非常害怕,而这时不到十岁的儿子说,妈妈我去看看,你别害怕,有我呢。孩子打着手电带着妈妈去检查了房间,让妈妈确信家里没有进来坏人,然后说:“妈妈你先睡,我看着你,等你睡着了,我再去睡。”说到这里,这位妈妈哭了,这时,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滑了下来,是啊,我们的孩子都是多么可爱啊,只是母亲都太功利了,只想着要赛过其他的孩子,只想着要好成绩,只想着让孩子完全按父母的意愿去做事。我们是多么愚蠢啊。
 
      接下来是每个家庭派一位成员去台上分享我们的感受。一位妈妈泣不成声,她在女儿四岁时,因为孩子做错了事,对孩子又打又骂,还要送走孩子,吓得四岁的孩子又是磕头又是作揖,一晚上都没有睡好,一动不动躺在她妈妈的身边,不敢去抱一下自己的妈妈。早上起床后,还是不停地向妈妈道歉,请求妈妈的原谅。这才是个四岁的孩子啊,是妈妈的粗暴让孩子过早的成熟到了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。这位妈妈经过昨晚上的引导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可她认为最不可原谅的是,直到昨天她都没有对女儿说过一次对不起,就是在昨天夜里回到家里,她流着泪抱了抱自己的女儿,在心里告诉熟睡的女儿,妈妈错了,等到今天回家后,她要亲口对女儿说声“妈妈错了”。这位妈妈的经历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,无不落泪。
 
  是啊,我们错得太多了,我们认识到错误太晚了,我们的孩子太好了,对我们这样不合格的父母都是那么宽容、挨过我们多少次的打骂,又多少次的原谅我们;对我们这样的父母不离不弃,被我们多少次的指责,又多少次的偎依在我们身边。
 
  我听着他们的忏悔,也想着自己的往事,泪水渐渐干了,我想泪水只能代表对过去的告别,我是要多想想今后怎么对待儿子。董老师帮我们认识到了错误,就象医生诊断到了我们的病因。接下来就该是开药方,吃苦药了。
400-100-9330
课程
排期
申请
试听
电话
咨询
在线
咨询